白日梦山水

做想做的

清醒

我相信我们到得了我相信王俊凯王源。等你们把世界唱给我们听。

Sighfly:

【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乱世与秋冬】

2011年

山城冬季湿冷的厉害,冷风咧咧在窗外呼啸,地势很高,窗口望出去是一片压低的厚厚云层。
那是王源第一次去公司,出电梯的时候,入侵的冷空气简直是做着深入骨髓的打算,小孩心里忐忑,思量着这么一层楼怎么连一台暖气都没有,连忙把胖嘟嘟的脸蛋埋进高龄的毛衣,小小的手掌一个劲的往袖口里钻,大概是有点失望,心里想着,天下哪有白掉的馅饼呢。
一种无疾而终,预备草草了事的态度进了简陋的小摄影棚。

这也是王俊凯第一次见到他,穿着灰秋秋的羽绒服,本来就是个小胖子,还把自己裹的那么厚。
他脸颊红通通的,被冻出了血丝,爬在圆润的苹果肌上,他眼睛又大又圆,黑黝黝的浸染了墨汁一样。那个时候王俊凯的第一个想法是,这小孩眼睛真好看。

孩子有些怕生,心如擂鼓,局促不安,在大人催促下,王源卯足了胆子走过去,大概觉得自己是抬头挺胸的,伸出手:“你好你好。”

王俊凯觉得好笑,小小年纪想学老成模样却就是学不像,这种刻意的持重到不违和,反而显得他更可爱。
王源只是几百个没想到,这次初见在王俊凯嘴里白嚼不烂,他永远能措不及防的在任何场合提及那一次见面,笑出了猫纹,露出了虎牙,整个叉烧包笑的前合后仰,前言不搭后语,听者是听不出什么笑点的。
只是王源在一边抿着嘴角偷偷笑,好像尴尬,可眼底都是藏不住的心满意足,这种浑然天成的默契,让平凡无奇的初遇,变得有了不一样的味道。

2012年

12年不是个好时候,12年却是一个好时候。

它不是个好时候,它带走了王俊凯身边同甘共苦待他好的师兄们,它把王俊凯变成一个冷冷淡淡不苟言笑的小朋友。
它是个好时候,它把那个圆溜溜的王源拔节成清清爽爽的小少年,它把内敛沉默总是躲在照片角落的王源,推到孤立无援的王俊凯面前。

小朋友们在录音室唱着自己喜欢的歌,他们握着话筒放肆的咆哮,就连走调都是快乐的,你我嘻嘻哈哈,便是一天过去。
老天不会亏待有梦想的人,世界所有的不平都会为有目标与担当的人让路。
于是老天给了一个契机。
那天王源特别激动,想到自己的声线可以和师哥的声线交错,两个人共同完成一首歌曲,是兴奋的不得了的,那种兴奋就像热辣辣的夏日碰上脸颊的冰雪碧一样,欲罢不能。
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
工作人员叫王源和王俊凯赶快看微博,界面打开的一瞬间,王源几乎是同时起跳的,扯着王俊凯瘦条条的小胳膊一个劲摇晃:“啊啊啊啊啊啊!范玮琪啊!是范玮琪啊!!!”
那天的喜悦就像狂流,可灭顶于海底,可飞翔于苍穹。
就是这个样子,互联网上开始有了这两个山城孩子的影子。


2013年

小少年留着锅盖头很紧张,keyborad的黑白琴键在指尖下,脑筋一转,顺手谈了一段副歌。
另一个抱着吉他的男孩子调整着琴弦,埋着头,垂掉的刘海一晃一晃的,毫无嫌疑的接着副歌哼起来
【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】
琴声戛然而止,弹keyborad的小少年把手掌压在琴键,眨着眼问他:“谁准你跟着唱的。”
他小心翼翼的把吉他放好,几步走过去,假意舒展着修长的支干像是预备要以恶制恶的模样:“给你凯哥再说一次,嗯?”
邪气的眉梢微微扬起,嘴角勾的恰如其分,是已经开始长大的模样。

王俊凯上下其手在他所有的痒痒肉上挠个没完没了,王源抱着脑袋求饶,说不敢了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
可是喉咙的压不住的笑声像是黄鹂鸟一样清脆又响亮,笑的通红的耳骨,毛茸茸的眼眶,还有,
喂喂喂!你哪里有一点认错的样子?
喂喂喂!你哪里有一点生气的样子?

上帝在打开的门背后,还给他们铺上一层柔软的波斯毯,那晚,他两带着自己的小乐队在山城的小舞台上自演自唱,那首歌叫《洋葱》。

一炮而红,王俊凯是很想问他的,你有没有看到,我们所付出的努力,都有了回馈,你还会觉得苦吗,还会觉得累吗。
但是话到嘴边,吱吱呜呜:“我们真厉害。”

他们以为剩下的日子就是这样了,闲暇时训练,乐意就合唱一首你我爱听的流行歌,惬意,美哉。

13年8月
来了另一个孩子,那天王源穿着青蛙装,稚嫩的脸孔挂着厚重的妆容,指着新来的小孩大喊,中分哥!
他没有恶意,他那么柔软善良,他只是被王俊凯惯坏了。

大人告诉他们你们组一个组合吧,这样就可以当大明星啦。他们以为波斯毯尽头还有一桌美酒佳肴待他们品尝,兴冲冲的携手前去,一路穷山恶水风尘仆仆。


2014年

这个世界是什么,是你晓得法则,却无能为力。
这一年,他们声名大噪,他们有了更好的话筒,更高端的摄影机,公司内外焕然一新,甚至还添了几辆坐骑。
他们周旋于各大城市,他们是机场的常客,他们总是夜半随着雨露落地山城,在空荡荡的机场,听着耳边杂乱的脚步,挤挤挨挨走不动道。
王俊凯和王源想,这可真累啊。

从那一刻开始,每天都有人告诉他们,这个是不可以的,那个也不可以,今天你不能发微博,这件事情你不能讲给粉丝听,不,那个事情也不可以。
他们很纳闷,好像连基本的言论自由也被剥夺了。

2015年

那能合唱吗?他们问公司,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唱歌了。
回答是沉默,是欲言又止,是无言以对。
怎么可以呢,那么多的声音说不可以,你们不可以一起唱歌,你们是一个组合,你们是三个人,你们两唱了,那另一个人呢,你们这是排挤,这是卖腐。
突然之间被莫名其妙的人扣上了莫须有的大帽子,好像唱一首歌就罪不可赦一样。

王源很纳闷,他问王俊凯:“我们不是一直一起唱歌吗?这么多年了都过来了,怎么现在不可以呢。”
该怎么回答呢?王俊凯挠了挠后脑勺:“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我们的。”
王源不服气:“可是一起唱歌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啊。”
王俊凯笑:“当明星之后,你还有自己的事情吗?”

关于‘合唱’就变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憧憬,从那之后,他们无数次欢呼雀跃,内心却并未感到酣畅。
他们真的很纳闷,千千万万的疑问,为什么我们的最开始沦落成了一个众人讳莫如深的话题,这有什么错吗?
面对人生中一个个十分尖锐的问题,即使是一场一蹴而就的人生也变的异常尖锐。

而这种尖锐在他们的第一场演唱会上显得越发伤人。
那天诺大的场馆,120分钟,都是他们的,却没有一分钟,一寸舞台是他们的。
琉璃灯光,一左一右遥遥相望,王俊凯能够很清楚的看见王源,他的唇瓣开开合合哼唱着两个人的歌,他便跟着一起和。

【明天你好声音多渺小,越美好越害怕得到】

王源问王俊凯:“这歌我们也能唱啊,为什么不让我们唱。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“那以后我们还能一起唱歌给喜欢我们的人听吗。”
“……”

这是一个未解,谁知道呢。
就像现在的我们,在当初又何曾想到,一切会演变成为现在这样的局面。
好像一切都罪大恶极,是滔天罪行一样,可是,能不能问一问,这到底是为什么?
因何故要抹杀要逃避,要讳莫如深,要只字不提?

“我们还能一起唱歌吗。”
“能啊,我们可以偷偷唱,公司不知道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459)

  1. 守护期盼Sighfly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