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日梦山水

做想做的

私生

twinklewang:

 


时针滴答滴答的声响在卧室里显得格外寂静,王源揽着床上奶黄色的玩具熊,把头埋在熊胸口浅粉色蝴蝶结的位置。


枕头下的手机里传出滴答两声提示音,接着就有低音炮传进耳朵里,“王源,看短信——”。


这是王俊凯的专属提示音,他总是闲王源毛毛躁躁,丢三落四,又担心自己有急事会联络不到人,便亲自给王源录了一段语音,来提醒他及时地看消息。


王源把手机慢吞吞地从枕头下面掏了出来,读了一遍又一遍,原本被自己刻意压制住的泪腺又开始不受控制,眼泪断了线似的冒了出来,一滴又一滴地顺着腮边滑下。


其实不过是是简简单单的一句——“到家了吗?看到回个电话。”


王源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抖,他在通信录里找到“K”,翻到“Karry”后默默按下了拨通键。不多时,电话便被接了起来。


“喂,我刚下晚自习,吃晚饭了吗?”


王源捂住话筒处,清了清喉咙后才松开手,声音有些沙哑:“还没......”


“怎么了?你哭了?”王俊凯听出了端倪。


“没啊,我就是——有点困了。”


王俊凯沉默了半晌,回复道:“困了就早点睡觉,不对,先把饭吃了再睡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作业做完了?”


“还差一点了。”


“那不着急,明天早自习再补吧,今晚好好休息着。”


“好,听你的。”


“要是有不会的,就打电话问我。”


“知道啦,王俊凯你嘿啰嗦,老妈子一样——”王源终于不耐烦地抱怨起来,语气里既有些不情愿又有些娇嗔。


王俊凯听到了这边轻松下来的语气,说话也不自觉地夹了笑音:“那晚安。”


“晚安——”


王源挂下电话,又一头扑到床上趴好,静静地不动。连续几天了,被十多个私生跟着,甫一从学校出来就会被跟上,有一次差点被几个姑娘围堵。


今天放学的时候又是有惊无险,平时自己七拐八绕地多少能甩掉大部分人。但是今天下午,十多个人似乎摸清了门路,罔论自己怎么躲怎么绕,都紧紧地尾随在后面,无论如何也甩不开。眼看着离家不远了,总不能让她们跟到家门口去,那会闹得父母的生活也不得安宁。


王源暗自想了一会儿,忽然拔腿跑了起来,绕着小区的外围和身后的私生们跑起了马拉松。他一边跑一边小心地回头偷瞄,眼看着跟在后面的姑娘越来越少,心下暗松了口气。直到确定身后没人了,王源方才一边粗喘着气一边进了小区。小区的安检不是很严格,王源从侧门进去后,走了不远就到了自家楼下。但在掏出钥匙开楼下的铁门时,眼角分明瞄到了闪光灯闪过。王源有些警惕地回头扫了一眼,在楼边的树丛后面看到了几个姑娘,畏畏缩缩地躲在那里,看到了他回头,还兴冲冲地朝他挥了挥手。


王源没什么表情地回头开了门,也没伸手去扶一下,任铁门砰地一声在身后关上。心情真的糟透了,感觉自己像一只被关在玻璃罩里任人观赏的金丝猴,没有自由,周身都是条条框框的约束。最让他觉得恶心的是,他不能粗暴地反抗,唯一的选择是默默地欣然接受——接受被大群的私生跟踪尾随,接受作业和教材被一次又一次地偷窃,接受举步间一直环绕在身边的闪光灯,甚至要接受父母家人被无休止地打扰......


回家后,王源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,晚饭也没有心情吃,抱紧了王俊凯送的玩具熊窝在了床上。眼泪无数次几乎涌上了眼角,都被他生生地憋了回去。一切才刚刚开始,如果连这些都承受不住,以后的路要怎么坚持下去?


忍了千百次的委屈,终于在看到王俊凯短信的那一刻决了堤。不是受不得委屈,也不是吃不起苦,只是因为在有些人面前,你不再需要逞强。人前他从不摆哭脸,是因为他的眼泪都给了他,也因为他只习惯在他面前示弱。


他是他的盔甲,也是他的软肋。王源最终还是没有把私生的事情告诉王俊凯,怕他担心只是一方面,更多的,是希望自己在他的眼里足够坚强。不再是那个因为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就给他打电话哭鼻子的王源,不再是那个因为见不到他连读信也会掉眼泪的王源——现在的王源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,为彼此撑起一把大雨伞来遮风挡雨。


王源眼角蒙着泪陷入了梦乡,一觉醒来的时候,脸上的泪痕变得干涩,他伸手抹了抹脸,收拾好了书包就准备去上学。


出门的时候,他不意外地看到了等在小区门口的几个姑娘,大热天都戴着厚实的口罩,穿着各异的校服,窸窸窣窣小声地对着他指点、议论。王源别开眼,故作不在意的模样继续往前走,然而身后跟进的脚步声着实让他难耐。王源忍不住捂住耳朵,下意识地加快脚步。


拐角的时候,王源向后扫了一眼,发现队伍后面竟然站着一个个子高挑的男饭,鸭舌帽,卫生口罩,黑色卫衣,武装得很是齐全。王源有些紧张,一方面担心被男饭堵住会脱不了身,另一方面——如果路人拍到自己被男饭尾随的照片传到网上,王俊凯估计又要炸了。上一次在机场遇到了一个一米九的男饭,张扬地举着“源哥娶我”的手副,让王俊凯黑着脸持续了整整一周的低气压。


王源从疾走逐渐化作了小跑,然而身后很快就传来加快的脚步声。几个姑娘似乎在和男饭商量着堵人的事,男饭回复的什么王源没有听清,只有噪杂的人声和脚步声响在耳畔。早上出门太急没来得及吃早餐,这会儿恶心感挟裹着眩晕感一起席卷过来,王源觉得脑袋昏沉而发晕,脚步也越来越沉重。


步速很快慢了下来,听着愈发迫近的人声,王源喘着气想做最后的挣扎。正打算再拼一下的时候,王源却忽然被人拉住了手腕,对方的力气很大,拖拽着带起一股力,领着他加速地跑起来。王源偏头一看,暗叫不好,正是那个原本走在最后的男饭。那人紧紧扼住他的手腕,王源使劲地挣脱了几次都无果,最后干脆丧气地被对方拽着胡乱地跑,拐过了几个街角,王源再回头的时候,之前跟着的几个女生早就没了踪影。


眼看着离南开越来越近,男饭拖着他跑的速度渐渐慢下来。王源一边跑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小九九,想着怎么摆脱这家伙。正思忖着,忽然就又被对方一阵颇大的力道拉扯着转了向,回神的时候两个人正站在南开校边的巷子里,男饭松开了钳制着他手腕的手,插兜挡在巷口。


“你想干嘛?”王源把书包取下来护在了胸前,颤声问道。


“你觉得呢?”对方将声音刻意地压低,透过口罩传出来后更加难辨。


“......要......要钱吗?我没钱的,我的钱都不归我管。”


“那归谁管?”


“我妈......不对,我零花钱都在王俊凯那儿,你该去找他。”


“他不是队长吗?怎么还抢你钱啊?”男饭忍不住笑起来。


“......不是,因为我容易弄丢,他说他负责管账。”


“这么马虎啊——”男饭走近了些,“那你这个月交公了吗?”


王源下意识地往后退,却发现已经被逼到了墙边。


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


“怎么没有,我负责管账的,还跟我没关系?”


“你——”


王源眼看着男饭摘下了口罩和帽子,桃花眼上蒲扇似的两排睫毛合拢又掀开,葡萄似的眼珠里晃过了些光。


“我从没听说过私生抢钱,我还以为,私生都是这样——”


王俊凯噙着笑低头叼住了王源的嘴唇,轻松撬开了他的齿关,缓缓把舌头渡了过来,掠过口腔内壁,舔舐着对方嘴里充盈着的牙膏的薄荷味道,舌头沿着上颚一路滑到上排的齿缘,接吻的间隙,王俊凯睁开眼睛,一边搅动舌头一边含笑垂眼观赏着王源阖眸扇动的眼睫。


两个人喘着气分开一些,王俊凯直接把下巴磕在了王源的肩膀上,手沿着袖子向下,捉住了他的两只手,像一只大猫一样靠在王源细瘦的上半身。


“昨晚怎么没告诉我?”


“......什么?”


“私生啊,我临睡前刷了小号才知道的。”


“啊——我想着你最近期中考试,不想害你烦心来着。”


“你不说我更烦心,以后这种事都要跟我说,听见没?”


“嗯......”王源不情愿地回应。


“哥帮你罩着,看他们还敢跟着你。”


“说得好像你能帮上忙一样......”


“怎么不能,”王俊凯歪了点脑袋,说话的时候喷出的气息正好吹在王源的耳垂边,“今天早上谁带着你跑的?”


“你还说呢,”王源抬起腿用膝盖顶了下王俊凯的大腿,“你今天吓死我了——我差点以为自己要被私生轻薄了你知道吗——”


“你不就是被私生轻薄了吗......”王俊凯又把脑袋朝着王源的耳边凑了点,一口叼住了王源的耳垂。


“......”


“王源,你还不知道吧,你的头号私生,就是王俊凯。”


也只能是王俊凯。


除了他,谁也不行。

评论

热度(1653)

  1. 抹茶蟹圆子twinklewang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