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日梦山水

做想做的

当你老了

他们一直陪伴着对方。这样就足够了。

twinklewang:

-迟到的3000fo感谢 


-用了一位kyo的孙女的视角


-希望你们喜欢


-爱上他们真的是我做过的最不后悔的事


 




00


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,睡意昏沉。


当你老了,走不动了,炉火旁打盹,回忆青春。


 


而我依然爱你。


 


 


 


01


我沿着逼仄的楼道,踏过一阶阶楼梯,爬到了四楼,眼前是熟悉的砖红色的木门。我抬起手叩响了那木门,站了很久才听到从里屋传来的缓慢的脚步声。


门吱呀一声打开,花白着头发的老人探头出来:“囡囡,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咯,傍晚天气凉,快进屋。”


每周末,我都会捎上一袋子水果,越过半座城,到一个半旧的小楼里看望奶奶。奶奶性子倔,不肯搬来和我们一起住,硬要窝在老房子里生活。父母最近忙于工作和出差,都腾不出空过来看看,每逢周末来看看老人的担子自然落到了我的肩上。


一开始我是有些嫌麻烦的,毕竟渝城这么大,从家里赶到这里也要个把小时的。大好的周末,我本可以约上几个闺蜜去商业区采购一番,或者窝在床上补一补这周的新番。但我却要站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,一手提着水果,一手握着把手,都倒不出空来看看手机。


可是奶奶这几年的身体每况愈下,腿脚也不灵快了。再加上爷爷前几年走了,她一个人呆在家里肯定有些寂寞吧。这么想着,我就觉得来看看她也很有必要。


“今天想吃点儿什么?小面还是凉粉?要不奶奶给你煲汤喝吧。”


“你做什么我都爱吃。”我勾起嘴角,扬起微笑看着来回搓着手的奶奶。


“就囡囡嘴甜,会逗我开心。”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,眯着眼进了厨房。


我得空拿出手机,刷起首页的新图。S今天去了北京,满首页都是饭拍的机场图。他穿着套明黄色的套装,头上扣着棕色的瓜皮帽,墨镜下是唇红齿白的半张脸。


不一会儿,奶奶就端着热腾腾的面条走出来,嘴里一边唤着我一边把碗搁在了饭桌上。我手里持着手机,循着那小面的香味就几步窜到了桌边。


奶奶笑眯眯地摸了摸我的头:“小馋猫,跟那谁一模一样。”


“谁啊?爷爷吗?”


“不是你爷爷,就有那么个人,跟你一样贪吃。”


我摆出揶揄的神色,嬉皮笑脸地问:“谁啊,爷爷的情敌吗?”


“啷个算得上情敌啊,人家有爱人的。”


“哦哦......”我自动脑补了几万字的剧情。


“快吃面,”奶奶又伸手呼噜我的毛,眼神扫过我还没黑屏的手机,看着屏幕里S的照片,眼底揣了点儿笑意,“囡囡,这是谁啊?”


“啊,”我看了眼手机,手已经拿起了筷子,“就是个明星啊,今天他有行程,粉丝跟到机场拍的照片。”


“现在还有粉丝跟拍机场图的?我以为早没有了,毕竟机场现在管得严,以前还好,能在出口那儿等着。”


“奶奶你年轻时候跟拍过?”我一听也来了精神,“你以前也追星吗?”


“算是吧。”她坐在那儿看着我,目光渐渐柔和,笑起来的时候额头和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,眼窝处的斑开出一朵褐黄色的花。


“和我讲讲吧。”我搁下筷子,忽然很好奇那时候的追星是什么样的。


“先把面吃完,吃完我带你看点东西。”


“嗯,我马上吃完。”我端起碗,大口地刺溜着碗里还烫嘴的面条。餐桌上暖黄色的吊灯洒下浑厚的灯光,我抬眼看到奶奶撑着下巴,弯起了眼角回忆,似乎回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岁月。


 


 


 


02


我手脚麻利地帮着奶奶把碗筷都收到厨房的水池里,扯着她的袖子:“奶奶,你先跟我讲讲嘛,等会儿我帮你刷碗。”


奶奶耐不住我死皮赖脸的乞求,抬手拍了拍我的脑门,拉着我进了卧室。我坐在床边,看她弯着腰在老写字台那生了锈的抽屉里翻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她翻出一个厚厚的本子,蓝绿色的封皮,封底沾了黑色的油渍,边角也生了毛边。单看本子的装帧和图案,也看得出它经历的岁月不短。


“奶奶,这是什么啊?”


奶奶靠着我坐下来,指尖摩挲过本子的封面,目光变得渺远悠长:“这里面啊,都是回忆。”


“关于什么的?是你喜欢的那个明星吗?”


奶奶没说是,也没说不是,单单垂首看着手里的本子,嘴唇启开一寸,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然后她把那本子递到我手里,说:“想看就看看吧,虽然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
“我......真能看吗?”看着奶奶还有些犹疑的神色,我问。


“能啊,你爷爷,你爸爸都没看过,但是谁让奶奶喜欢囡囡呢。”奶奶舒展开前一秒还蹙成一团的眉心,“我先去刷碗咯,你看的时候我还坐在这儿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
说完奶奶就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站起身出了卧室。我伸手打开了卧室的床头灯,借着昏黄的光线打开了蓝绿色的本子。


 


奶奶的字迹很娟秀,钢笔的墨汁在纸张上晕染开。扉页上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成语,八个字——


“一心一意,一生一世。”


我忍不住勾勾嘴角,奶奶写下这八个字的时候肯定还不到二十岁,只有十几岁的年纪里才敢信誓旦旦地许下这样纯真的诺言。


翻到第一页,我看着记录的日期不禁哑然。六十年啊,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。



2014.3.20


前几天阴差阳错地点开《男自》,认识了你们。其实之前也或多或少地听过你们的名字,但那时候对你们兴趣寥寥,都是左耳进右耳出。但是那天在剧里看到大王挑着眉毛坏笑的表情,还有小王弯弯的眼睛里闪着的星星,我忽然就想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。喜欢上你们真的是一刹那的事情。



大王和小王,原来有两个人啊,是一个组合吗?我暗暗想着,顺手翻到了下一页。


 



2014.3.30


‘凯源’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名词,我翻遍了中华词典也找不到一个适合修饰它的形容词。


4月15日有月考,赶不到现场看你们的颁奖,但是我会在电视机前守着直播的。



我手指摩挲过引号里的两个字,“凯源”,是组合的名字,还是这两个人名字的缩写?读起来倒是朗朗上口。只是汉语博大精深,奶奶又是文科生,他们该有多美好才会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,我此刻当真被吊足了胃口。


 



2014.4.15


回家的路上有点堵车,我险些没赶上你们走红毯。你们为什么连穿着宝蓝色的西装都这么好看?换成我们班那些土鳖的话,肯定像农民工一样。小王看起来真的好白好小只,一定是因为大王太黑了哈哈。


今天你们站在台上说“我们是TFBOYS!”的时候,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你们以后会站到更大的舞台上的,我相信。



终于知道了组合的名字,一直看得云里雾里的我赶紧掏出手机,登上百度搜索了组合名。网页上列出一排排的资料,我点了进去,方才知道组合里是有三个男孩子的。组合出道很早,从网页上的形容来看,他们火了很久。只是年代有些久远,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已经解散了几十年,所以没有听说过。


队长的名字叫王俊凯,还有两个男生,一个叫王源,一个叫易烊千玺。那奶奶笔下的凯源,应该就是王俊凯和王源吧。图片上的他们看起来只有十几岁,王俊凯的眼睛很好看,睫毛又密又长,笑起来的时候是帅气中有几分邪气。王源呢,是个又白又软萌的小正太,眼睛又大又亮,笑起来很甜。两个人真的和奶奶说的一样,好看得过分,难怪当年会那么红。


 



2014.4.20


他在的话,你才比较有底气。


小傻瓜,哭什么,你们就是彼此的底气。



    



2014.5.31


今晚窝在家里,带着痴汉笑看完了快本,小王的领子被娜姐扯下来的时候,大王两只眼睛都在喷火啊。还有大王的那句“这句话好适合我们”也好戳心,对对对,这句话最适合你们了。另外,台下举着“源凯”手副的妹子,我记住你了好吗。


你们一起唱歌时永远那么合拍,声线的契合度让人窒息。背靠背坐在台上的时候,我坐在客厅里忍不住地尖叫。你们一定要遵守这份一起长大的约定,牵紧彼此的手,走下去啊。


大王快中考了,这次估计是考前最后一次见他,舍不得。好好加油,早点回来,别让小王再哭鼻子。



 



2014.7.15


一周年。


你们一个像夏天,一个像秋天,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。


是爱太暖,是感情太滚烫,你看,连冰雪都消融了。你们就像夏天和秋天一样相配。



我虽然对这两个男孩子没有万分之一的了解,但也感受到了奶奶在字里行间充沛的情意。她喜欢两个孩子,更喜欢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。


这种感情,我说不准是什么,也许是爱情,也许不是。可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说,更多的,应该是陪伴与依靠吧。一个人去参加中考,另一个人会因为落单而哭鼻子,就好像失去了底气。我相信在不管多大的战场上,他们都会无条件地把后背交给对方,背靠着背,并肩作战。


 


之后的几篇里,断断续续地记着两个孩子的日常。我从奶奶的叙述里,知道在王俊凯中考后冗长的暑假里,两个人有过冷战,彼此似乎卯足了劲地赌气。那段时间里,奶奶叙事的口吻也很低沉,该是被两个孩子的情绪感染到,经历了一段漫长而灰蒙蒙的日子。


台湾行似乎是感情的转折点,两个人在机场的饭拍中又有了互动,用奶奶的原话来说,就是“暗搓搓的眼神暴露了一切”。


九月是大王的生日,小王把自家叫嘟嘟的泰迪犬的微博首秀作为礼物送给你了大王。奶奶在那天的笔触很激动,似乎见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虽然我不太懂这份礼物意义何在,不过谈恋爱这种事本就是旁观者谜。哎,不对,我怎么就默认了两小孩在谈早恋呢?略略略,一定是被奶奶洗脑了。


十月,奶奶似乎第一次跟了行程,跟着大批的粉丝们到了机场接机。奶奶说,她在机场出口和王源对视了一秒,当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滚了一晚上也没睡着。


十一月,奶奶的记述越来越少,很多时候只是写下一句话,大部分都晦涩难懂。11月8日,奶奶难得地增长了篇幅。在页脚有一滴淡淡的水渍,我在想这是不是奶奶写字的时候落下的眼泪。


 



    2014.11.8


爱你的事情,说了千遍,一定会有回音。


你说你们还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三个十年,来讲未来要说的话。


我看到他眼眶里忍着的泪,也看到你掏出信纸时郑重的表情。


六十年的承诺,我信了。你许给他的六十年,是我见过的最用心的生日礼物。


六十年后,你们要是不在一起,我就拄着拐杖去揍你。



原来是王源的生日,王俊凯许给了他六十年的承诺。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,估计没有人敢许诺给别人一个六十年,因为这真的是太漫长的岁月,几乎就是承诺了一辈子。


敢承诺一辈子的人,心里一定怀揣着爱。小孩子还天真,不懂什么是爱。成年人太市侩,模糊了爱的定义。只有十几岁的年纪里,许下的诺言才最纯净,最动人。


我愿意跟奶奶一起相信,他许给他的六十年,是源于心底的希冀。


 



2014.12.31


2014年的最后一天,我还爱着你们。



 



2015.3.20


入坑一周年。这一年里发生过太多事,有饭圈的撕逼,有你们的冷战,这些事我都不愿意写进这本记录里。


我只愿用它来记录你们感情的一点一滴,来记录你们的美好、纤细与善良。等我老了,不管是不是还爱着你们,至少留下些什么可以怀念。



 



2015.4.11


去年的415没有赶上,今年终于抢到了门票,大包小卷地从家里赶到北京。虽然是坐在看台上,也是心满意足。观众席里一大片蓝绿色的海洋,美得我一直流泪。


你们出来的时候,我跟着周围的人在台下声嘶力竭地喊着你们的名字,人站在座椅上,高高举着“凯源”的灯牌,一晚上丢光了二十年来所有的脸,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。


大王说“四叶草,这十年不要走”的时候,我的眼泪一瞬间飚了出来,不会走,我们怎么会走,还没有亲眼看到你们在一起。



奶奶说,台下是一片蓝绿色的海洋。原来不只我奶奶,还有很多很多人爱着他们的感情,就好像一种信仰。


奶奶对两个孩子的爱在与日俱增,我看得出来。她对他们的感情是深信不疑的,带着这份执念一路走来,也许有过放弃的念头,但是都因为他们而坚持了下来。


之后就是零零碎碎的记述,有的时候几个月才有一次记录。虽然不像之前那么频繁,但至少能看出,她一直爱着。从奶奶支离的叙述里,我知道他们又拿过很多次奖杯,登上了很大的舞台,一起走了很久很久。


 



2023.7.15


十周年。


我还在。



 



    2023.8.6


我想我今天是疯了,凌晨就守在了体育馆外,看着场管人员把演唱会的巨型海报挂起来。虽然是夏天,夜里的天气还是泛凉,月色清冷,我穿着一件短袖站在场外,明明冻得发抖也不肯离开。


这一回,我没带任何应援。攒了几个月的工资,买到了内场票。我空着手入了场,周围都是拿着形形色色的应援物的小姑娘,只有我盘着头发,穿着件蓝绿色的文化衫,傻傻地坐在那儿。


你们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,我几乎连眼睛都忘了眨,半张着嘴,凭空地看着你们。你们俩穿着西装并肩站在舞台上笑,一如既往的好看。小王这几年个子窜了好多,不过两个人的身高差还是没变。


你们唱了好多歌,有新歌也有老歌,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最爱的还是那首《爱出发》。你们的声线早就不适合童声了,本来我没指望听你们唱这首歌的,所以当我听到前奏的时候,到底没有忍住憋在眼窝里的眼泪。来的时候特意画了淡妆,这下连眼线也全花了。坐在我右边的初中生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哭得不成人样的我。


我没带相机,也没带DV,因为我只想用肉眼好好记住你们发光的样子。你们站在一起的时候,舞台上打着的光也是黯然失色的,隔了十年,我还是想感叹,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。一定是因为你们都太好看,才会般配到令人发指,因为只有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,才不会显得另一个人过分逊色。


陪着你们走完了第一个十年,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,但我会尽我所能。



我几乎沉浸在奶奶倾诉的感情里不能回神,如果有机会,我也想穿越回那段时光,陪奶奶一起见证两个孩子的长大。岁月情长,能用十年的岁月,看着两个少年像懵懂年幼的幼苗,一点点地发芽抽枝,挺拔地生长,最后化为郁郁葱葱,任人仰望的高树。


最难得的,就是两个孩子之间水到渠成的感情,就像滴水拧成股,雪橇压成路,留下了岁月的刻度。时间的洗涤印证了他们彼此扶持的成长与成熟,笃定而坦然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更加离不开对方。


我怀着近乎虔诚的喜爱翻开下一页,错愕地看到了一片空白。连续向后翻了很多页,才明白奶奶从十年演唱会后再没有过任何记录。


她明明才许诺会尽其所能地爱下去,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。我不明了我是怀揣着什么样的情感,但是心里蔓延开来的是大片的失落感。带着本子来到厨房,看着正手里拿着洗了一半的餐盘发呆的奶奶,我问:“后来呢?”


“什么后来?”奶奶回身看着我。


“他们的,演唱会之后......你为什么再没写了?”


奶奶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带着几缕褶皱,眼纹随着皮肤波动:“因为没有后来了啊。”


“他们就解散了吗?”


“当然没有,组合一起走了将近二十年,才各自单飞。”


“那怎么就没有后来了?”


奶奶一直都噙着淡淡的笑意,“因为......队长在演唱会的第二天发布了声明,这十年里他和组合成员的互动和绯闻都是公司以吸粉为目的的炒作。”


“......真的?”


“真的,你可以上网去查,那阵子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。”


“所以你就明白了始末,不再爱他们了吗?”


奶奶垂下眼,似乎想了些什么,再抬眼的时候眼底一片澄澈:“没有,我一直没有相信他说的话。”


“什么意思?不相信他说的炒作?”


“我知道炒作是真的,但我也相信他们的感情是真的。”


“奶奶......”我忽然不知道说些什么,心里荡开的是缓慢纠缠的情绪。


“他是在保护他,而我不再写下去,也是因为爱,而尊重他的选择。他说都是假的,那我就相信。”


 


 


 


03


我又坐上了开往奶奶住的半旧小楼的公交车,幸运的是这次一上车就碰到了空位,我把水果放在脚边,坐下来捶了捶发酸的大腿。


车过了几站,上来了一些人。我看到站在离我不远处的一个花白了头发的老人,虽然半佝偻着背,还是看得出老人个子不矮,身子骨也算硬朗。车开得摇晃,老人手扶着把手,有些艰辛地站着。


我思忖了片刻,就站起身,拍了拍老人的肩膀:“大爷,您过来坐吧。”


老人回过头,眼里闪过一阵讶异的光,旋即化作一点感激的笑意:“谢谢你啊,小姑娘。”


说罢,他忽然转过头,朝着车前喊了句什么,我没有听清。不一会儿,另一个白了头发的老人挤了过来:“老王,啷个回事哦?”


老人朝对方眼神示意了下,说:“坐吧,这姑娘让的位置。”


接着,老人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又看向我:“不好意思啊,他腿脚不方便,所以......”


我连忙点点头表示理解,不经意地看向另一个老人,头发虽然白了但是发型依旧干练,个子比之前那老人矮上半个头。他有些吃力地扶着靠椅坐了下来,把身子朝着车窗靠了靠,因为身子精瘦,椅子上空出了大半的位置。


“老王,过来一起坐。”


老人有些尴尬地扫了我一眼,说:“别闹,好生坐着。”


“啷个闹咯?我能看你站着吗?你不坐我也站起来。”


说完他就作势要站起身,老人赶紧伸手按住对方的肩膀,嘴边带了无奈的笑:“拿你没得办法,靠里点儿,我坐不下。”


对方也漾开笑意,又向里挤了挤,等着老人一同坐了下来。我退到一边站着,看着两个老人肩并肩地挤在一个椅子上,先坐下的那个看着窗外的景致,忽然回头戳了戳旁边人的肩膀:“老王,等过几天就去那家医院给你买个助听器,我最近唤你你老是听不清。”


“瞎说什么,我听力好着呢,那是懒得理你。”


“你还敢不理我哦!”


“谁让你年纪大了,那么啰嗦。”


......


我偷偷掏出手机,拍下了车上两个人紧紧依偎着的一幕,忽然就觉得洒进车窗的阳光格外美好。


 


等到了奶奶家,她迎我进了屋子后,去给我倒了茶水。我忽然想起了这事,翻出手机,唤她:“奶奶,你过来,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


“撒子哟?”奶奶端着茶杯走过来,坐在我旁边。


我细细地把今天公交车上遭遇的原委告诉了她,又拿出手机递到她眼前:“你看,我还偷偷把他们拍下来了,是不是很有爱?”


奶奶凑近屏幕看了半晌,眨了眨眼睛,忽然站起了身子。我仰头看着她,问:“怎么了啊?”


“......我去拿下花镜,照片你先别删。”


我点点头,怔怔地看着奶奶进了卧室,拿了花镜走出来,走到我身边,颤巍巍地伸出手:“囡囡,你再给我看看。”


我忽然明白了什么,把手机递到她手里。奶奶接过手机,把花镜擎在眼前,目光细细地描摹过照片上的两个老人,不作声地看了很久。


“是他们吗?”我试探性地问出口,暗暗观察着奶奶的表情。


她眯起了双眼,上唇的弧度慢慢舒展开:“我不能确定。”


“不过没关系,”她继续说,“这样就够了。”




-fin-

评论

热度(1551)